千層酥皮蘋果派與我的烘焙路 | Apfeltasche

[伊甸園] 千層酥皮蘋果派與我的烘焙路 | Apfeltasche

如果,外國人都喜歡吃酥酥會掉屑屑的東西,

那麼,喜歡吃酥酥會掉屑屑的東西的,都是外國人?

 千層酥皮蘋果派 Apfeltasche  

還記得,剛來奧地利定居時,從小被老媽一手好廚藝養壞的挑剔刁嘴,不論吃什麼,都覺得不對胃口,還不如自己在家下廚,學做菜。

奧地利人家,都有烤箱,是廚房裡的基本配備,這裡的婆婆媽媽們,也都練就了一手可傳家的烘焙好功夫。被婆婆這麼甜甜蜜蜜餵大了的M,也生就一副甜牙齒(德文中描述嗜好甜食的人的說法)。

就因為,每次看到那個站在蛋糕店櫥窗前,徘徊吞口水的M的饞樣子,而有了學烘焙的肇因,才開始在家一點一點的摸索學烘焙。

個人認為,亞洲人學烘焙,有其辛苦,因為,這不是我們飲食文化與風俗習慣裡本有的東西。需要比一般的歐洲人,更多的努力與耐性。

麵包,蛋糕都是買來的。烤箱,也只有在非常西式的廚房裡才有,在過去的中國家庭裡根本看不到。

烘焙,對我的朋友與姑嫂來說,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她們是這麼看著+吃著她們的母輩準備的甜食長大的,所以,即便是信手捻來,也有模有樣,相去不遠。就像我們做菜,大多是嚐過,看過媽媽做的菜,依樣畫葫蘆罷了。反之,烘焙對我來說,簡直只有艱難兩字可以形容。

剛開始烘焙時,連如何把奶油打發,打到什麼程度都完全不懂。那些從沒見過,聽過的食材與香料與用法,也夠讓人頭痛的。

倒是M很有耐性,跟我熬。烤什麼,吃什麼;成功的,失敗的作品,都有他默默的用他的好胃口支持。從他那裡,得到鼓勵讚美,當然也會有絕對不客氣的,不留情面的評論,這些時候,也是學習。

縱然經過許多掙扎與挫折,即便如此,M始終也由著我繼續我跟麵粉,雞蛋,奶油的遊戲與戰爭;也任由我把他當作我的,特屬專屬烘焙實驗品的“小白鼠“。

慢慢的,在學習烘焙與烘焙的過程裡,我得到很多樂趣。烘焙,對我不僅是一種嗜好,一種調劑,也是一種治療:它,教我學會等待,幫助我轉移注意力,減輕工作壓力,讓我在自己動手作中得到很多的新的動力。

今天,長著甜牙齒的M,帶了蘋果回家,說他還想再吃一次蘋果酥酥派,那個前兩天做的,肉桂沒放夠的酥酥派。

“給你作另一種的蘋果派,千層酥的!“ -我

“也放肉桂?“-M

“放!“-我

“快不快?可以當晚飯後甜點?“-M

“很快!可以!“-我

⋯⋯⋯⋯⋯⋯

千層酥皮蘋果派 Apfeltasche

這個30分鐘完成的千層酥皮蘋果派,連作派皮的功夫都省了。

現成市售的千層酥皮鋪開(不必等解凍到室溫程度,直接使用),切成長方條形。

在中間段,放適量拌入了粗蔗糖和許多肉桂粉的削皮切片蘋果(請自行調整甜度與肉桂份量)。

先折起一邊,再折另一邊蓋上(左邊蓋右邊,或,右邊蓋左邊),不必壓合,千層酥皮,在烤製時會自然接合。

刷上蛋汁,撒上粗蔗糖,用小刀在酥皮上劃出通氣口。

送入預熱好200°的烤箱,烤25-30分鐘,直到均勻上色就ok了。

⋯⋯⋯⋯⋯⋯

千層酥皮蘋果派 Apfeltasche

有沒有訣竅?沒有,真的沒有!

 

快樂是,跟M一起吃甜點,話家常。

快樂是,看到M不聲不響的包了兩個放入他的公事包。

快樂是,今天肉桂的量對了M的胃口,沒有了那“假如”的評論,只有笑笑臉。

 

***

9 Comments

Reply